芒果屋 游戏动漫 市井之恋卑微与甜蜜—《九龙大众浪漫》

市井之恋卑微与甜蜜—《九龙大众浪漫》

去年的好作品真的太多了,各种科幻、黑暗、小清新作品层出不穷~之前已经介绍过「这本漫画真厉害2021」男榜的前两名作品(第一名《链锯人》、第二名《葬送的芙莉莲》),排行第三的作品,你已经看过了吗?没错,今天就是要来介绍荣登这榜的第三名作品,眉月啍老师所画的新作:《九龙大众浪漫》(日语:九龙ジェネリックロマンス,英语:Kowloon Generic Romance)。市井之恋卑微与甜蜜—《九龙大众浪漫》-芒果屋

如果你对眉月老师有点陌生,那可能是你没有发现《爱在雨过天晴时》(日语:恋は雨上がりのように)正是老师的上一部作品,描绘了青涩女高中生与成年大叔店长恋情的故事引起了很多反响。而这次老师在《九龙大众浪漫》所选择描绘的对象不单只是成年人的恋情,而这部「故事类型」却没有单纯只停在恋爱层次之上,「科幻」、「悬疑」的要素也随着故事地点的选择:「九龙城寨」,也一起停驻在这作品之中。

「九龙城寨」这个曾经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城镇,一平方米大约就居住着两个人之多的地点,就可想见这里的生活环境有多恶劣,但与此同时,这里却又拥有着能包容各式各样有隐情的人,就算不走出城寨,人的衣食住行等需求也都能在城寨中找到解决的办法。这里的交通是如此紊乱,上周能走的路今天就不一定能走,因此就算想抓到犯人也很难,但黑道也依然把持着里头的势力,可以说九龙城寨完全就是个法外之地,时间、道路、人群全都杂乱的交错于狭小巷弄之中,是真正的市井之地。

市井之恋卑微与甜蜜—《九龙大众浪漫》-芒果屋

虽然现在九龙城寨已经被强制拆除,但是这样的地方与文化已经变成一种象征,因为它彻底展演了「在无政府的情况下,人类到底又会如何衍生出一套生存的秩序」的可能性,因此也常常被用作各式「赛博庞克」故事的发生地点,也常常变成电玩游戏中的一个经典地点。如果对此感兴趣的人,建议参照上面这支影片,乔伊讲得更详细。

虽然这部《九龙大众浪漫》所描写的是香港的九龙城,但台湾读者看到故事中许多元素也一定觉得备感熟悉:铁窗与铁栏杆随处可见、抬眼一看街上满满当当的各色招牌大小不一的排列在其中,吃食与住家全混杂在一起,甜滋滋的糖葫芦、冰凉的西瓜汁、冒着热气的小吃摊,一股杂揉着各种味道的市井味就这样冲破载体,几欲扑到读者面前。

有吃又有拿,满载而归的满足感会让人膨胀,打算因此走走未曾走过的道路,路却越走越窄、越走越远,正以为要走出这狭小巷道的时候,就会看见「跟我熟悉的东西不一样」的物品正等在巷口面前,恐惧感让人直接吓软了腿,更加深陷于这宛如迷宫一般的城市中。《九龙大众浪漫》所描绘的就是一个让人觉得熟悉、却又不太熟悉的场所中,所发生的一段恋爱故事。市井之恋卑微与甜蜜—《九龙大众浪漫》-芒果屋

困于过去的男人与已经往前走的女人

鲸井令子任职于在九龙城寨中的香港旺来地产公司,身为房仲的她方向感却不好,而这座城内的道路又时常变化,尽管从事这行业许久,九龙城寨内仍时常出现她所不知道的道路、开着她所不知道的店家。令子喜欢去品尝她之前从来没吃过的食物,这点总跟她的同事工藤发不同,工藤先生每天中午都必定会去固定的店里吃固定的品项,工藤先生总说九龙城不需要新的东西,因为这个场所就该是个「令人怀念的地方」。尽管对物品新旧的选择不同,令子依然喜欢上了这个爱着一个跟她极其相似、但却不是她的男人。
将熄未熄的电灯、散发着霉味的小巷、喧闹嘈杂的邻里,所有这些,都莫名的让人怀念吧?
我觉得这种令人怀念的感情,就和恋爱没差。

工藤先生抽着烟如此说道,这段对话道尽了住在九龙城寨里的人离不开的心情,现实上也曾经有人因为九龙城寨的拆除,受不了打击而自杀的事情,而在故事里「九龙城」不只是个故事发生的场景,它几乎可以说是某种精神的象征。目前眉月老师尚未完整揭露故事的全景,但以故事中的线索来看,男女主角所生存的九龙很有可能不是地球上的那一个,在月亮旁边可隐约得见代表的母星菱形角锥物,很有可能这个九龙城是被人出自怀念的理由,所制造出的复制物。

眉月老师透过前七话极其细腻描绘了令子的生活足迹,将九龙城中那份市井味刻划的入木三分以后,再简单的透过一个小小的事件击穿了那份日常感:令子发现工藤先生手上有一张男女合照,而那照片上的女人赫然是自己,但是她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自己曾拍过这张照片,最恐怖的地方是,她发现自己竟然「只想的起来」这半年的事,她到底是失忆了?还是取代了原本的鲸井小姐的复制品?

若是把现在这个没有任何过去的自己称之为「鲸井A」,把那个被工藤所爱的人称之为「鲸井B」,有着自己固定生活模式守旧并且热爱着九龙的鲸井B,和喜欢寻找并尝试新事物的鲸井A,哪一个才能代表真正的「鲸井令子」呢?

这种宛若是走惯的楼梯,突然不慎踩空一阶所产生的恐惧感一样,熟悉的事物、怀念的事物突然露出了你所不知道的一面,这份未知的恐惧甚至远比要面对从未谋面的新事物还要恐怖个两百倍,眉月老师很好的传递了这份落差所带来的恐惧,也让《九龙大众浪漫》与普通的恋爱故事不同,慢慢露出了自己作为「反乌托邦」作品的本质。

金鱼与Generic与年代

虽然现在剧情的情报量还严重不足,但作为上帝视角的我们已经可以开始看出这个作品现在有几个东西值得推论。第一个我想讨论的是来自标题的「Generic」这个单词虽然可以翻成「大众的」,但也可以翻成「未经商标注册的」,我认为后者可能更加接近这个故事的核心主轴:大家的样貌都一样、都可能都是未经商标注册的「复制物」,那又有什么东西可以判定你是真货、而我是假货呢?

故事中的副线人物蛇沼实之认为:这就像是工厂中大量复制的商品一样,你从其中带走了一个,长久使用所累积的伤痕,让你手里的这个它变得与众不同。按他的理论来看,不管是本体还是复制物,鲸井A跟鲸井B,本质上就已经是不同的东西了。

裁缝杨明因为自己全身整容的过往,则是认为已经消失的鲸井B就算真的是失忆前的自己,现在这个新的鲸井A才是真货。囿于过往,爱着鲸井B的工藤虽然没有对此说过什么,但他确实只要那个鲸井B,虽然现在这个鲸井A虽然也喜欢着他,但是他无法接受她的心意,抗拒改变的他依然坚守着鲸井B传授给他的九龙生存法。

其实撇除掉这些复制人的话题,明眼人一眼就能见出这其实就是「伴侣与自己不同步」的恋爱问题,尽管是深爱着对方,但要保持前进的步伐一致是很困难的行为,人是每分每秒都在变动的生物,那过去的自己跟现在的自己可以看成同一人吗?如果不行,那爱着过去的、不爱现在的话,可以称之为「变心」吗?可以亲易割舍掉那份「怀念」的感情,去爱着眼前的她吗?

目前这对工藤和鲸井的问题正是卡在这边,已经无法透过人内力自己解决,只能透过外力,也就是这座九龙城寨的改变来突破现状,也许会有如《倾城之恋》那样,以一城的殒落来成全一对爱侣的恋情也说不定?静待眉月老师要如何处置了。市井之恋卑微与甜蜜—《九龙大众浪漫》-芒果屋

第二个我想讨论的是这个作品里「金鱼」的元素,三十三话非常有意思,老师所采取的视角是从「鱼缸里的鱼」来看人物的视角,透过一层水、一层塑胶袋或者鱼缸,微微扭曲的视角却是鱼的完整视野,就像监视录影机一样,这些鱼远比人所想的还要忠实地凝视着固定的视野,虽然剧情上没有推进,但以视角的选择和处理来说,这话应该会列入我难忘的漫画分镜之一。

但金鱼还不只出现在此处,第三话中令子所穿的新鞋鞋面纹样就是金鱼,而按这个故事如此热衷讨论记忆的事情,也会立刻让人联想到金鱼的记忆力只有七秒的说法(实际上金鱼并没有那么健忘,经过训练记忆可长达数周),而女主角「鲸井」的姓氏,虽然都被称作鱼,但鲸鱼可跟与九龙城内的水族馆挂满的金鱼是完全不同的东西,金鱼可饲养在小小的鱼缸、甚至井中,但鲸鱼若是出现在那种地方就死定了,鲸鱼应当遨游于大海之中,而无法活在这狭小的九龙城寨里,眉月老师刻意用这个姓氏,不晓得是不是种暗示?

第三个要拿来讨论的则是时代,如果以人物的年龄为基准,鲸井A跟鲸井B应该不会是同一个人,鲸井B自称自己大工藤先生两岁、而现在这个鲸井则是小两岁;但另一方面透过副线人物阿桂的观察,复制物是无法连痣都做到百分百完美的复制,这又让鲸井AB同一人说又完美的站稳了场子。

故事也没有详细的把年代标注出来,鲸井B又曾说过九龙城寨会被拆除的事情,但鲸井A从来都没想过这个话题,不免让人更加怀疑:现在这个九龙城寨是不是才是复制物?或者这些全部都是因为某人的怀念才制造出的复制物呢?我个人最倾向最后这个可能性。总之这个故事还有很多未解之谜,就跟九龙城寨里多的是另有隐情之人,静待作者一边描绘工藤与令子的恋情,一边慢慢解释这个世界的秘密了。

作者: 社长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